野蛮历史网 新闻 > 首页 > 军事天地 > 网友分析 > 正文 >

五大战区指挥中心驻地敲定,中国设立战区这是要打仗吗?

2016-04-14 09:39:06 点击: 来源: 军事中国 反馈

  我军从建军之初就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,这是党在长期革命斗争实践中探索和逐步完善起来的,是党和人民对军队的最高政治要求,是关乎党、国家和军队前途命运的根本问题。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,是我军的建军之本、立军之基、强军之魂,也是我军有别于任何军队的最大政治优势。

  五大战区指挥中心驻地敲定:

  ◎从七大军区到五大战区,联合指挥部驻地已确定

  从原北京、沈阳、济南、南京、成都、兰州、广州七大军区,变成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后,区域当然有所调整。据了解,目前五大战区的联合指挥部驻地都已确定。东部战区机关驻南京,南部战区机关驻广州,西部战区机关驻成都,北部战区机关驻沈阳,中部战区机关驻北京。

  除了区域变化,战区的职责也做了些调整,这一点,从新臂章的变化上也可见一斑。以往的七大军区臂章,在军区字样之下,图案是交叉的钢枪;而新的战区臂章,图案中则混合了钢枪(陆军)、飞翅(空军)、铁锚(海军)、导弹(火箭军)等。

  这个细节也体现了战区和军区的本质性差别,正如国防部发言人所言,战区将是“本战略方向的唯一最高联合作战指挥机构”,可以根据中央军委赋予的指挥权责,对“所有担负战区作战任务的部队实施统一指挥和控制”。

  跟以往七大军区内的军种合同作战指挥等工作都有军区负责不同,军改后,五大战区并不直接领导管理部队,而是调整组建了相应的战区军种机关(如战区陆军机关、战区空军机关、战区海军机关等)来管理;战时军队动员、省军区管理的工作分给了军委国防动员部负责,军种的军事训练、政治工作、军队建设等则交给5大军种领导机构负责。

  战区,就像胎儿与母亲间的脐带一样,在“军委-战区-部队”作战指挥体系中扮演着中枢纽带作用。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,通过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,进而指挥各部队,缩短了流程链条,提高了作战效率。

  ◎五大战区主官:都是50后,至少3位有实战经历

  俗话说“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”,从七大军区到五大战区,司令员的职数减少了,但肩上的担子更重了,战区司令眼前的任务就是直接领导各战区内的军队改革。他们都有哪些特征呢?

  全是“50后”。从年龄上看,战区司令全部出生于1950年后,平均年龄62岁。其中,最年轻的是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,生于1956年。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和北部战区司令员宋普选均生于1954年,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生于1955年,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生于1952年。

  交叉任职。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系从西部地区“换防”东部地区;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系从北部地区“换防”南部地区;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系从东部地区“换防”西部地区;北部战区司令员宋普选系从北京北上。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是唯一由正大军区副职晋升而来的司令员,此前韩卫国任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。司令员异地交流既能让交流的干部吸收其它单位的经验,又间接贯彻了“五湖四海”用人原则。

  看重实战经验。“宰相必起于州部,猛将必发于卒伍”是习近平曾多次引用过的古语,也是自古军队选将用将的一项重要指标。根据公开报道显示,在五大战区的主官中,至少有刘粤军、王教成、赵宗岐参加过边境作战,都是从基层战士做起。这三位将领统辖的,则是东部、南部和西部战区,直面东海、南海、西部边界等地。

  中国设立战区这是要打仗吗?

  传统军区的行政甚至生活色彩一经对比就显出来了,而战区的涵义却是全新的。战区就是要准备打仗和准备打胜仗,军队和公众的理解高度汇合。有了这样的军队,中国的和平发展会更严肃,受到外部力量的更多尊重。

相关阅读

热点话题

热点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