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蛮历史网 新闻 > 首页 > 军事天地 > 军林秘史 > 正文 >

心痛 听到妻子与男人的交欢声

2015-12-21 10:20:24 点击: 来源: 未知 反馈

二十多年前,我们同在一所乡中学读书,我在一班,她在二班。十五六岁,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,温婉秀丽的许云让我心生好感。每当她出现在我的视野里,我的心脏总是一阵狂跳。只是青涩的年龄,还不知道该如何表达,更多的时候,我独自体味着喜欢一个人的心情,那种淡淡的欣喜与淡淡的忧伤总是充盈在我柔弱的心脏间。

心痛 听到妻子与男人的交欢声

初中毕业后,我和许云都没有继续升学。我们告别后,回到了各自的村里。以后,音讯渐无。再见许云已是多年后,那时,我刚刚结束一段感情。正处情感低潮期,再次见到许云,多年前的好感从我的心底泛起,于是,我对她自有一番亲切。

心痛 听到妻子与男人的交欢声

我和许云重新拾起从前的缘分,开始了交往。基于从前的同窗情,我们的感情发展迅速,几个月后,便进入了热恋的状态,于是,开始谈婚论嫁。1989年10月18日,在亲人的祝福中,我和许云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那天晚上,许云用她温润柔软的身体,让我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。

拥着许云,我心中暗暗发誓,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疼爱她。婚后,我和许云互敬互爱,有商有量,小日子过得异常甜蜜。以后,我们有了一个女儿、一个儿子,儿女双全的我们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。为了给许云和孩子一份好的生活,我开始外出打工。只是对家的眷恋,让我选择了离家只有几十里地的徐州,这样,我每隔一段时间,就可以回家探望一次。

心痛 听到妻子与男人的交欢声

我在徐州的建筑工地上做工,许云在家里种地,照顾老人和孩子。每到休假时,我总是归心似箭地坐在返乡的汽车上。每每走进家门,那种熟悉的家的味道迎面而来,于是,所有的疲惫消失殆尽。我应该感谢许云,她是一个非常贤惠的妻子,婆媳关系历来难处,可是许云却对我的父母非常好。

许云的脾气非常温顺,对孩子总是和颜悦色,在她的教育下,两个孩子懂事且上进。人们常说,"小别胜新婚",每次相聚,我和许云之间自有一番热烈。很多个晚上,我和许云用身体抒发着彼此的爱欲,身心的和谐让我们的感情越发地粘稠。日历一天天翻过,转眼已是十多年过去了。我和许云的婚姻生活幸福、甜美,我们从未红过脸、吵过嘴,是亲朋好友公认的"模范夫妻"。虽然在外打工非常辛苦,但许云和孩子是我工作的动力。

心痛 听到妻子与男人的交欢声

我没日没夜地劳作着,希望可以挣到更多的钱。我把工资悉数交给了许云,由她来安排我们的生活。让我无比感动的是,许云上顾老,下顾小,给我买衣服时,她总是拣最好的买,她自己却从不舍得乱花一分钱。我爱许云,爱得刻骨铭心。在外面打工,非常寂寞,有些工友难免做些荒唐之事,但我一直十分自律,因为我的心里只有许云。

我想和许云白头偕老,也一直坚信我们会白头偕老。然而,世事多变,有一天,命运还是同我开了一个大玩笑。刚上初中的儿子已对男女之事有所了解,他似乎已经嗅到了家庭的危机,那天,他哭着告诉我,妈妈经常带一个男人回家。儿子的话一出,我如坠深渊。日历翻到了2007年年底。不知为何,我每次回家休假,与朋友小聚时,几个要好的朋友总是欲言又止,他们劝我将许云带到徐州来。

心痛 听到妻子与男人的交欢声

人们说女人敏感,其实,男人同样敏感,从朋友们异样的表情中,我察觉到了什么,再联想到父母最近心事重重的样子,我感觉许云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。虽然我不相信许云会背叛我,但"无风不起浪",随着风言风语渐多,我不禁也起了疑心。一次回家,我将儿子叫到了一边,我问他,妈妈最近在忙些什么。

相关阅读

热点话题

热点文章